an.null

迷雾
弥漫又散开
寥寥且无解
车窗前的
是模糊了的陌生路途
叮咚敲打于心头的
是那旧人的叹别
灌铅般的双足迈不开大步
和着余温
去摘有毒的苹果
这可笑的故事
从没有逻辑可言
只余下千万遍
无尽的失眠